曾德雄
  民辦幼兒園在相當程度上解決了孩子入園的問題,從另外一個角度,也在相當程度上分擔了政府的一些職責。這也就不難理解前不久人大代表去調研的時候,很多民辦學校的校長和老師都提出政府要改善民辦教師的待遇了——從道理上來說,民辦教師的待遇問題應該是辦學者的事,但在我們國家,特別是廣州這樣的城市,民辦教育卻在相當程度上分擔了政府的職責,比如公辦幼兒園和民辦幼兒園學位數、在園人數的巨大反差就是典型。因此,由政府來提高民辦教師的待遇問題不僅正當,也完全應該。
  今年廣州市屬公辦幼兒園拿出80%的招生計劃公開派位,共計13所公辦園、893個學位,相比去年,參與派位的學位增加了239個。網上報名、填志願從4月19日開始,25日電腦派位並立即在網上公佈錄取名單。截至昨天上午10時,已有4296人成功報名,報名人數是派位學位數的4.8倍。其中,屬於小區配套園的廣州市幼兒師範學校附屬幼兒園兩個園區報名情況最為火爆,該園海琴灣園區首日報名人數是派位數的12倍多。
  這真是讓人一聲嘆息:入園難,相同的戲碼年年上演,何時是個盡頭?
  準確地說,入園難,是入公辦園難。廣州去年首次拿出七成公辦幼兒園學位派位,8萬幼兒僅有3000人能通過派位進入公辦園。可見,儘管到3年後派位比例不低於90%,但這些優質學位在即將膨脹的入學需求面前,無疑是杯水車薪。
  這就產生兩個問題:為什麼一定要入公辦園?為什麼不多建一些公辦園?
  之所以擠破頭都要入公辦園,毫無疑問是因為在大家心目中公辦園比較令人放心:師資、設施、教學、食品衛生、環境安全等等,至少感覺上比較靠譜。沒辦法,我們就是這麼信“公”,因為我們的“社會性”還很不發達,基本上還處於發育的低級階段,在很多方面還相當混亂,完全不足以成為生活的依押⒆尤擁秸庋幕肪持興判哪兀咳綣謝崴嵴餉醋瞿兀�
  既然如此,為什麼不多建一些公辦園呢?只能說,這是一個歷史的欠賬,要知道廣州公辦園面向社會派位招生,都還是這幾年的事,都還是社會強烈不滿、強烈呼籲的結果,而且還要分步實施:去年70%,今年80%,到2016年不低於90%。之所以這樣,是因為幼兒教育一直沒有納入到義務教育,那些公辦幼兒園儘管花的都是納稅人的錢,卻都屬於一些部門,以前只面向本單位招生。還是在前幾年廣州兩會審議預算的時候曝出天價幼兒園,才引來全社會的不滿,才有現如今的面向社會派位招生--儘管只是80%,但較之以往,已經算是進步了。
  面向社會招生馬上就面臨僧多粥少的問題,為此廣州有關部門也採取了一些措施增加公辦園,最典型的是天河區,去年將19所民辦園改為公辦園。雖然學位數並沒有增加,但公辦園的學位數卻增加了不少,滿足了一些市民入公辦園的願望。現在看來,從全市範圍來看,力度顯然還不夠,否則就不會出現公辦園還是一位難求的事了。為今之計,考慮市民入讀公辦園的強烈願望,大力增加公辦園學位數顯然是正途,而且還相當迫切。辦法有多種,比如像天河那樣將民辦園改公辦(但一定要處理好老師去留問題),再就是新建公辦幼兒園。
  那麼多孩子入不了公辦園,那就只好去民辦園。好在廣州市政府剛剛出台了一個《關於促進民辦教育發展的意見》,其中也提到了民辦幼兒園,說截至到去年,全市有民辦幼兒園1220所,幼兒28萬人,占在園幼兒總數的73%——顯然,民辦幼兒園在相當程度上解決了孩子入園的問題,從另外一個角度,也在相當程度上分擔了政府的一些職責。這也就不難理解前不久人大代表去調研的時候,很多民辦學校的校長和老師都提出政府要改善民辦教師的待遇了--從道理上來說,民辦教師的待遇問題應該是辦學者的事,但在我們國家,特別是廣州這樣的城市,民辦教育卻在相當程度上分擔了政府的職責,比如公辦幼兒園和民辦幼兒園學位數、在園人數的巨大反差就是典型,因此,由政府來提高民辦教師的待遇問題不僅正當,也完全應該。
  好在根據這個《意見》,廣州市、區政府應當設立民辦教育發展專項資金,其中的一個用途就是“幼兒園教育”。但願有朝一日民辦幼兒園也能像公辦園一樣讓大家感覺放心、靠譜,果真如此的話,公辦民辦一樣,就不會出現現如今這種擠破頭入讀公辦園的事了。
  要做到這一點,政府有關部門可謂任重道遠!
  (作者為廣州市人大代表)  (原標題:破解入園難還需加大學前教育投入)
創作者介紹

裝潢

wc80wcrna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